您所在的位置:古典文学 > 读者投稿 > 文化随笔 >
登录新用户注册

牡丹花有敛光时 “圣之时者”之三

作者:黄良兴 [文集]来源:古典文学网发表于:2015-10-21阅读:
    牡丹花有敛光时

    “圣之时者”之三

    黄良兴


    对美丽的事物,人都有喜爱之情,自古皆然。就连在田里干活时的男子,脸朝黄土背朝天带着一身的泥土和汗水,只要艳丽一闪而过,也会将其惊呆,古代就有这样的事:“行者见罗敷,下担捋髭须;少年见罗敷,脱帽著帩头。 耕者忘其犁,锄者忘其锄;来归相怨怒,但坐观罗敷。”(汉乐府《陌上桑》)可见人对艳丽的渴爱。

    牡丹的艳丽,更为世人所知,在人们的世界里,对它的描写之词,代代相传。“我愿暂求造化力,减却牡丹娇艳色。 少回卿士爱花心,同似吾君忧稼穑。”(白居易 《牡丹芳》 )你看,求人已经无济于事了,要祈求上天的力量,让牡丹不要开得那么艳丽,可怜一下大地上的人们,白居易是一个天真的诗人。“落尽残红始吐芳,佳名唤作百花王。  竟夸天下无双艳,独占人间第一香。”(皮日休《牡丹》)李白也说:“云想衣裳花想容, 春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 会向瑶台月下逢。”祈求上天有用吗?天上也有了,她不仅白天开放,夜晚照开不误。“桃李花开人不窥,花时须是牡丹时。 牡丹花发酒增价,夜半游人犹未归。 ”(邵雍《洛阳春吟》)牡丹花有它挡不住的光芒的时候,人们还在夜晚喝着酒去赏牡丹。

    但,敏锐的诗人不仅看到它的艳丽的层面,更也能看到它敛光的层面。“绿艳闲且静,红衣浅复深。花心愁欲断,春色岂知心。”(王维《红牡丹》)“簇蕊风频坏,裁红雨更新。 眼看吹落地,便别一年春。”( 元稹《牡丹》 )牡丹花有敛光之时。

    作为“花魁”的牡丹,要么不开,一开就艳动京城,“庭前芍药妖无格,池上芙蕖净少情。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 刘禹锡《赏牡丹》)要么不敛,一敛就可以光芒全隐。

    作为这种代表花的主人薛宝钗,在她的身上有儒家的“温柔敦厚”,更有刚柔相济的特点,她兼有探春的“刚”和黛玉的“柔”。探春的屋里主要展现的是刚的特点,整个屋里面所用的“大”字有八个:“大理石、大案、斗大、一大幅、大鼎、大观窑、大盘、大佛手”。黛玉处用的是如“夹路、小茶盘、窄”等词,在说到想给黛玉换窗纱时,“凤姐忙把自己身上穿的一件大红绵纱袄子襟儿拉了出来,向贾母薛姨妈道:‘看我的这袄儿。’”哪有在说别人窗纱的时候,拉自己的小袄出来的?不是这个女人有问题就是作家别有用意,当然是后者,是突出一个“小”字。宝钗的屋里,有探春的大气而没有那么多的摆设,有黛玉的柔和简朴而避免寒酸逼仄。你看,“异香扑鼻”、“奇草仙藤愈冷逾苍翠,都结了实,似珊瑚豆子一般,累垂可爱”、“雪洞一般,一色玩器全无……茶奁茶杯而已”、“ 他自己不要的”、“(贾母)如今让我替你收拾,包管又大方又素净……你把那石头盆景儿和那架纱桌屏,还有个墨烟冻石鼎,这三样摆在这案上就够了。再把那水墨字画白绫帐子拿来,把这帐子也换了。”宝钗与黛玉不同,家里财力雄厚,作家写她的屋子“雪洞一般”,其实就是突出她的“富贵不能淫”的特性。在这里我用了这些文字来说宝钗,我想说明的是她敛光的思想基础,就是有高尚的做人品德。作为一个“圣之时者”,不是一味地耀闪着光芒,如果单纯地闪光,那她就是一个扁平人物,而不是立体人物,所以她一定是动静有时。关于她“刚”的层面,我们在第五十六回欣赏她如何在后面帮助探春管理大观园以及其它回目中的情节,本文只关注她敛光的也就是“温柔”的一面。如果说宝钗同情刘姥姥是她的敦厚,那么她适时敛光就是她的温柔。在她身上我们能看到“温柔敦厚”四个字, 它是儒家的传统诗教,在长期的中国封建社会中发生了很大的影响。

    宝钗的“温柔”,在她的隐忍。

    第八回:“(对着宝玉)黛玉一面接了,抱在怀中,笑道:‘也亏你倒听他的话。我平日和你说的,全当耳旁风,怎么他说了你就依,比圣旨还快些!’……宝钗素知黛玉是如此惯了的,也不去睬他。”面对黛玉的讽刺挖苦,宝钗用一种含光的艺术处理,不跟她斗嘴:“(黛玉)一面悄推宝玉,使他赌气,一面悄悄的咕哝说:‘别理那老货,咱们只管乐咱们的。’那李嬷嬷不知黛玉的意思,因说道:‘林姐儿,你不要助着他了。你倒劝劝他,只怕他还听些。’林黛玉冷笑道:‘我为什么助他?我也不犯 着劝他。你这妈妈太小心了,往常老太太又给他酒吃,如今在姨妈这里多吃一口,料也不妨事。必定姨妈这里是外人,不当在这里的也未可定。’李嬷嬷听了,又是急,又是笑,说道:‘真真这林姐儿,说出一句话来,比刀子还尖。你这算了什么。’宝钗也忍不住笑着,把黛玉腮上一拧,说道:‘真真这个颦丫头的一张嘴,叫人恨又不是,喜欢又不是。’”这个 “笑,拧”“恨又不是,喜欢又不是”免去了多少是非。大家来看看一个钗黛的对比:“宝钗笑道:‘我笑如来佛比人还忙:又要讲经说法,又要普渡众生,这如今宝玉,凤姐姐病了,又烧香还愿,赐福消灾,今才好些,又管林姑娘的姻缘了。你说忙的可笑不可笑。’林黛玉不觉的红了脸,啐了一口道:‘你们这起人不是好人,不知怎么死!再不跟着好人学,只跟着凤姐贫嘴烂舌的学。’一面说,一面摔帘子出去了。”在整部《红楼梦》中你在什么地方看到过宝钗有过黛玉如此激烈而极端的语言和动作?

    第二十八回,黛玉和宝钗同时在宝玉处,宝玉当着黛玉的面对宝钗下逐客令:“林黛玉道:‘理他呢,过会子就好了。’宝玉向宝钗道:‘老太太要抹骨牌,正没人呢,你抹骨牌去罢。’宝钗听说,便笑道:‘我是为抹骨牌才来了?’说着便走了。”摔帘子吗?也许宝玉那里没有帘子吧?其实,她是来调解的,有人还拿这个情节作为宝钗争风吃醋的依据,实在是看小了宝钗。

    第三十回:“林黛玉听见宝玉奚落宝钗,心中着实得意……宝钗再要说话,见宝玉十分讨愧,形景改变,也就不好再说,只得一笑收住。别人总未解得他四个人的言语,因此付之流水。”正因为宝钗的隐忍,才让本来可能出现的争执“付之流水”。这是“花魁”在收敛锋芒。

    第三十四回:“可巧遇见林黛玉独立在花阴之下,问他那里去。薛宝钗因说‘家去’,口里说着,便只管走。黛玉见他无精打采的去了,又见眼上有哭泣之状,大非往日可比,便在后面笑道:‘姐姐也自保重些儿。就是哭出两缸眼泪来,也医不好棒疮。’”这个情节有人又拿来作为钗黛争风吃醋的依据,这种读者也是不知道宝钗哭的是什么,没有认真阅读前面她的家庭悲剧。所以在第三十五回一开头就作了交代:“话说宝钗分明听见林黛玉刻薄他,因记挂着母亲哥哥,并不回头,一径去了。”

    在别人赞她时,她一点也没有得意之态:“宝玉勾着贾母原为赞林黛玉的,不想反赞起宝钗来,倒也意出望外,便看着宝钗一笑。宝钗早扭过头去和袭人说话去了。”这不是含光是什么呢?

    第三十七回,众人作诗比赛,“独黛玉或抚梧桐,或看秋色,或又和丫鬟们嘲笑。……一时探春便先有了,……因问宝钗:‘蘅芜君,你可有了?’宝钗道:‘有却有了,只是不好。’”“只是不好”几个字说得谦逊平和,其实她的诗写得非常“含蓄浑厚”,黛玉只能屈居第二:“潇湘妃子当居第二”。宝钗的葆光,正是“温柔敦厚”诗教的具体演绎。

    第四十二回,宝钗针对惜春作画,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宝钗道:‘我有一句公道话,你们听听。……该添的要添,该减的要减,该藏的要藏,该露的要露。这一起了稿子,再端详斟酌,方成一幅图样’”其实这是她的做人标准在画画上的延伸,也是牡丹花的搖曳多姿。

    “香菱学诗”的故事,大家应该是耳熟能详的了,香菱是宝钗的嫂子,在家里受夠了氣,宝钗把她帶到大观园来住,香菱要学写诗,宝钗写诗有一流的水平,完全可以做香菱的老师,并且住在一起,但香菱却拜了黛玉为师。第四十八回,“只见香菱兴兴头头的又往黛玉那边去了。……众人因问黛玉作的如何。黛玉道:‘自然算难为他了,只是还不好。这一首过于穿凿了,还得另作’……宝钗笑道:‘不像吟月了,月字底下添一个‘色’字倒还使得,你看句句倒是月色。这也罢了,原来诗从胡说来,再迟几天就好了。’”宝钗的这种涵养,就拿今天来说,又有几人能做到?文人相轻的风气在社会上還是流行的。宝钗收敛自己的光芒,让黛玉充分发挥她的才能,成人之美。她是牡丹,是众芳之冠,却隐退在黛玉的后面,但她有大眼光,不在写诗一项上占尽风光。

    当黛玉用自己的智慧与宝钗争锋时,她收敛自己的光芒,第五十一回:“宝钗先说道:‘前八首都是史鉴上有据的,后二首却无考,我们也不大懂得,不如另作两首为是。’黛玉忙拦道:‘这宝姐姐也忒‘胶柱鼓瑟’,矫揉造作了。……这竟无妨,只管留着。’宝钗听说,方罢了。”

    在穷苦的女孩子面前,也会收敛光芒,第五十七回:“邢岫烟生得端雅稳重,且家道贫寒,是个钗荆裙布的女儿。……有时岫烟仍与宝钗闲话,宝钗仍以姊妹相呼。

    宝钗的蘅芜苑,在大观园很有地位,从第四十回贾母带着大家游园的线路来看,最早写黛玉的,宝钗在最后写,但蘅芜苑是位于主殿的近旁,这些物、事的安排,体现着中国博大精深的哲学思想。第七十四回抄检大观园,王熙凤对王善保家的说:“薛大姑娘屋里,断乎检抄不得的”,表面上是说她是亲戚,事实上并非如此,从古代朝廷搜查现象来分析,特别是有关皇室的颜面的时候,亲戚的关系应该放在其次。黛玉也是亲戚,无论贾府怎样有时口头上说是自家人,有时口头上说不是自家人,但骨子里就是亲戚,第九十回说得再明白不过了:“贾母道:‘自然先给宝玉娶了亲,然后给林丫头说人家,再没有先是外人后是自己的。况且林丫头年纪到底比宝玉小两岁。依你们这样说,倒是宝玉定亲的话不许叫他知道倒罢了。’”“外人”当然就是亲戚了。同样是亲戚,搜查黛玉而不搜查宝钗,并且好像有个正当的理由。这是因为宝钗的气质、品格、修养、薛姨妈等在起作用。但,虽然她的光彩照着自己,最后她还是主动地葆光了,远离了刀光剑影。“君子不站危墙之下”。谁也拿她没办法,第七十八回:“王夫人点头道:‘我也无可回答,只好随你便罢了。’”

    一个人在别人面前为了作假,可能会演戏,也会流泪,但在自己的母亲面前流的眼泪,应该没有多少是假的,真正的眼泪只会向懂得自己的人而流。在得知要与宝玉成亲时,宝钗反而流出了珍贵的泪水,第九十七回:“次日,薛姨妈回家将这边的话细细的告诉了宝钗,还说:‘我已经应承了。’宝钗始则低头不语,后来便自垂泪”。如果一个人能在自己的母亲面前流出虚假的眼泪,我认为,这个人就没有资格在这里谈宝钗了。因为正如《红楼梦》里所说的“假作真时真也假”,你既然可以流假泪作真眼泪来骗人,那当然别人的真眼泪在你的眼里就是假的了。这就是作者在第一回道出的又一句具有高度艺术概括力名言——“假作真时真也假”。宝钗诸如此类敛光的例子,不胜枚举,作者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用尽生平之力将这个光辉的“圣之时者”刻画成功。

    《红楼梦》里的宝钗是一个十多岁的孩子,今天我们的身边能看到这样的孩子吗?现实世界哪有这样的十五六岁的女孩?《红楼梦》里面的那些女孩,不是普通的人,宝钗是曹雪芹寄托理想的一个媒介。历史上一个注解《庄子》最有名的人叫郭象,他在注解庄子“北冥有魚,其名為鯤。鯤之大,不知其幾千里也。化而為鳥,其名為鵬。”这几句话时,说:“鵬鯤之實,吾所未詳也。夫莊子之大意,在乎逍遙遊放,無為而自得,故極小大之致,以明性分之適。達觀之士,宜要其會歸而遺其所寄,不足事事曲與生說。自不害其弘旨,皆可略知耳。”我们解读《红楼梦》,郭象的话能给我们极大的启发,也就是“宜要其會歸而遺其所寄”,从这个角度来说,宝钗这个形象有寓言式人物的色彩,是最高贵的“牡丹”多面性元素的敛光的一面,是“花魁”的一个侧身而已。

    2015年写于三水。
    本文来源于古典文学网www.gdwxcn.com),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及注明出处。
    最新评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相关阅读
    • 宝钗的静穆 “圣之时者”之一15-10-21

      宝钗的静穆 圣之时者之一 黄良兴 自曹雪芹创有《红楼梦》始,世人多有诟病宝钗者,谬矣。 我们来看看文学的重要性。魏文帝曹丕《典论论文》对文章推崇备至:盖文章,经国之...

    • 大罗山游记16-03-16

      初至此地,不知山名,以为因山产茶,人皆名之茶山。 方到时举目四望只见三面环山,中有平地,仿若成环抱之态。昂首细观更见那山势险峻,峰岩突兀,原是鬼神之力。 山脚处有亭...

    • 郑采诗略析15-11-09

      郑采诗略析 罗沧 明朝宋濂《郑氏联璧集序》云:杲斋之文,则气质沉雄,如老将帅师,旌旗火鼓,缤纷交错,咸归节度。曲全之文,则规制峻整,如齐鲁大儒,衣冠伟然,出言不凡...

    • 《红楼梦》给后人的警示:学道应避道外道15-11-03

      学道应避道外道 《红楼梦》给后人的警示 黄良兴 《红楼梦》是一部百科全书,它以全景式的方法观照整个中国古代文化,对中国本土的道教文化进行总结,作家塑造一个惨死的贾...

    • 翻译狄兰托马斯的《我与睡眠结伴》16-01-24

      有兴趣发表这篇拙译,雅俗共赏。因为被巫宁坤先生翻译的《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所震撼,所以我最近关注了狄兰托马斯的诗歌。这是我第一次尝试翻译外国人的诗歌,算是一...

    • “始乎谅,常卒乎鄙”的精彩演绎 黛玉人生路(之二)15-10-21

      始乎谅,常卒乎鄙的精彩演绎 黛玉人生路(之二) 黄良兴 在《庄子人间世》有这么一句话,凡事亦然:始乎谅,常卒乎鄙;其作始也简,其将毕也必巨。我看到有人这样解释这句...

    • 尚顺自然16-04-17

      民语谚云:丝瓜之藤,肉豆之须,相与相生,两两不分,混缠难辨。人欲析之,反分不明,至于蔓断藤损。而其原使,为供食也。何以细究其理,不如顺其自然。 天下皆知,乾坤之两立,斯久存...

    • 名诗辨正15-12-02

      名诗辨正 罗沧 民国俞陛云《诗境浅说续编》云:作者不过夜行,记事之诗,随手写来,得自然趣味。诗非不佳,然唐人七绝,佳作如林。独此诗流传日本,几妇稚皆习诵之。诗之传...

    • 寻词求义15-11-06

      寻词求义 罗沧 杨沫《青春之歌第二部》云:这是历史上不但中国历史上,恐怕也是世界历史上的一次惊人创举。题记 中国汉语词汇十分丰富,数量高达几十万条。如此浩大的词汇...

    • 唯有寒彻骨,方得梅花香16-03-12

      古常言: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在格物,在致知,在诚意,在正心。心正则得以修身、齐家、治国而后平天下。然归其道之本末,全在修身。修...

    相关栏目:
  • 古体诗词
  • 古体辞赋
  • 现代诗歌
  • 唯美古风
  • 散文随笔
  • 文化随笔
  • 读书笔记
  • 小说故事
  • 杂谈评论
  • 漫说历史
  • 学术研究
  • 其他类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