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古典文学网,祝您阅读愉快!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读者投稿 > 文化随笔

玫瑰玫瑰我爱你 “敏”探春(之一)

作者:黄良兴来源:发表于:2015-10-29 11:35:17阅读:
  玫瑰玫瑰我爱你

  “敏”探春(之一)

  黄良兴

  “玫瑰玫瑰最娇美,玫瑰玫瑰最艳丽,春夏开在枝头上,玫瑰玫瑰我爱你。”

  曹雪芹的艺术创作一而再,再而三地传递对人间美好事物的肯定,阐述什么是人间最美的概念,要阐述这个概念,就要借助外在的感性形象使自己对美的观念显现出来,主观的概念与客观的形式完美地统一起来,他对美的无限自由的精神感受就灌注在了探春这个外显的形象之中,同时,他用高超的艺术手法,将外显的客观事物和人物紧密结合在一起,创造了一个浑然无界限的玫瑰式人物——探春。生活里的探春是不完美的,艺术里的探春形象却是完美的。曹雪芹的艺术创造成功了,完美了,登峰造极了。

  按《红楼梦》文本的交代,探春与两种花有关系,一种是玫瑰花,一种是红杏花。红杏花是在第63回“寿怡红群芳开夜宴 死金丹独艳理亲丧”,宝玉生日时,宝玉和姐妹们开夜宴抽花签,“宝钗又掷了一个十六点,数到探春,探春笑道:‘我还不知得个什么呢。’伸手掣了一根出来,自己一瞧,便掷在地下,红了脸,笑道:‘这东西不好,不该行这令。这原是外头男人们行的令,许多混话在上头。’众人不解,袭人等忙拾了起来,众人看上面是一枝杏花,那红字写着‘瑶池仙品’四字,诗云:日边红杏倚云栽。注云:‘得此签者,必得贵婿,大家恭贺一杯,共同饮一杯。’众人笑道:‘我说是什么呢。这签原是闺阁中取戏的,除了这两三根有这话的,并无杂话,这有何妨。我们家已有了个王妃,难道你也是王妃不成。大喜,大喜。’说着,大家来敬。”这个红杏,主要是暗示探春的命运,因为花签词说“日边红杏倚云栽”,那朵红杏是以云层为土壤,高高在上,当然就有很浓厚的皇室的寓意,就是指探夫家地位非常地尊贵,说明她将来会嫁为海疆的藩王的命运。第一百十九回有交代,“忽有家人回道:‘海疆来了一人,口称统制大人那里来的,说我们家的三姑奶奶明日到京了。’王夫人听说探春回京,虽不能解宝玉之愁,那个心略放了些。到了明日,果然探春回来。”

  我认为,红杏花不是探春的的代表花,只是她的命运的一个象征物,真正能赋予探春性格特征的是玫瑰花。出现在第六十五回,兴儿拍手笑道:“三姑娘的浑名是‘玫瑰花’。”尤氏姊妹忙笑问何意。兴儿笑道:“玫瑰花又红又香,无人不爱的,只是刺戳手。也是一位神道,可惜不是太太养的,‘老鸹窝里出凤凰’。”

  在人们的审美意识中,有一种美又红又香,是玫瑰,它的特点之一就是浑身散发浓郁的芳香,曹雪芹就借助玫瑰来表现,特别地设置了探春这个人物。探春的代表花是玫瑰花。她能代表生活中一种众人喜爱的人,一种像玫瑰花般的人。

  探春与元春、宝玉是贾政所生的三姐弟,但与元春、宝玉不同,她是庶出,她的母亲是贾政的妾——赵姨娘,她还有个弟弟贾环,那两个人到处惹人嫌,就连芳官这样的“戏子”也不买他们的帐,在贾府没有地位。探春因为是贾府的“原应叹息”四春之一,特别是元春去了皇帝老儿身边后,留下的三春,同起同坐,再接着是黛玉宝钗的到来,大家在一起的机会渐渐多了起来,这个妾生的女儿,与贾环的地位本是一样,本不受重视,但靠她自己的人格芳香,赢得了大家的尊重和喜爱。

  在《红楼梦》里用了整整三十六回,写探春的一个沉潜的过程。第二回只用了一句话交代她的出身:“三小姐乃政老爹之庶出,名探春”;第三回:“第二个削肩细腰,长挑身材,鸭蛋脸面,俊眼修眉,顾盼神飞,文彩精华,见之忘俗。”作者惜墨如金,用最金贵的文字点出这只“老鸹窝里” 出的凤凰,形神兼美,接下来的三十多回,探春基本上处于时隐时现的状态。

  但到了第三十七回,作者就开始对探春如水般地泼墨了,《红楼梦》中最有雅趣的活动,品味最高的社团——海棠诗社,由探春发起了。她用最文雅的方式写“花笺”给宝玉,邀请大家来吟诗作赋:“孰谓莲社之雄才,独许须眉;直以东山之雅会,让余脂粉。若蒙棹雪而来,娣则扫花以待。”说出了大家的希望,表达了众人的意愿,得到了所有人的响应。“探春笑道:‘我不算俗,偶然起个念头,写了几个帖儿试一试,谁知一招皆到。’”对她说的话“大家听说,都拍手叫妙。”她的人气就是这样获得的。

  探春是一个大度、喜交友、有爱心的人,浑身散发着淳正的芳香,所以她才会得到大家的喜爱。

  第三十八回,“林黛玉因不大吃酒,又不吃螃蟹,自令人掇了一个绣墩倚栏杆坐着,拿着钓竿钓鱼。宝钗手里拿着一枝桂花玩了一回,俯在窗槛上<爪甲>了桂蕊掷向水面,引的游鱼浮上来唼喋。湘云出一回神,又让一回袭人等,又招呼山坡下的众人只管放量吃。探春和李纨惜春立在垂柳阴中看鸥鹭。迎春又独在花阴下拿着花针穿茉莉花。”这里就是作者特别设置的一个自然中的人为场所,形成了著名挪威城市建筑学家诺伯舒兹所说的“场所精神”,“便成为解释、表达、或包容人们生活中的矛盾和复杂的一个媒介。”黛玉、宝钗、迎春,或钓鱼,或戏鱼,或穿花,探春和李纨惜春立在垂柳阴中看鸥鹭,这个场所剪影,其实就是突显她的悠闲群处的玫瑰特质。

  探春不仅要姐妹们高兴,而且还要将这份高兴让更多的人来分享,第三十九回:“宝玉心中只记挂着抽柴的故事,因闷闷的心中筹画。探春因问他‘昨日扰了史大妹妹,咱们回去商议着邀一社,又还了席,也请老太太赏菊花,何如?’”她要通过赏菊来让更多的人进行交流,要把这个“派对”开得更大,她事事想在人前,她的这个形象是要完成作者审美理想中的“敏”字,“敏,疾也。——《说文》”而这种思想敏锐,反应快的特点,又结合她为别人着想,为大家着想,这就让人们感受到了她的玫瑰的芳香了。

  在第四十回,作者通过“场所精神”表现了她的令人喜爱的大气,“探春素喜阔朗,这三间屋子并不曾隔断。”她是一个通体透明,无事不可对人言的人,这样的人当然大家都喜爱。“贾母向薛姨妈笑道:‘咱们走罢。他们姊妹们都不大喜欢人来坐着,怕脏了屋子。咱们别没眼色,正经坐一回子船喝酒去。’说着大家起身便走。探春笑道:‘这是那里的话,求着老太太姨太太来坐坐还不能呢。’贾母笑道:‘我的这三丫头却好,只有两个玉儿可恶。回来吃醉了,咱们偏往他们屋里闹去。’”众姐妹喜爱,老太太也喜欢了,保持自己高雅大气的同时,保留一些合群从众的心理,应该是曹雪芹追求的审美理想,并且将这种理想灌注在探春这个形象之中,用挪威的诺伯舒兹所说的“场所精神”,在这个世俗的空间连绵不断地演绎着。作者在阐述如何让社会去接纳你,你又如何才能让自己的人生价值得到最大的展现的人生道理。

  玫瑰能创造和谐清新的宜人氛围。第四十二回,“黛玉又看了一回单子,笑着拉探春悄悄的道:‘你瞧瞧,画个画儿又要这些水缸箱子来了。想必他糊涂了,把他的嫁妆单子也写上了。’探春‘嗳’了一声,笑个不住,说道:‘宝姐姐,你还不拧他的嘴?你问问他编排你的话。’宝钗笑道:‘不用问,狗嘴里还有像牙不成!’一面说,一面走上来,把黛玉按在炕上,便要拧他的脸。”在“笑个不住”中,从正面教育黛玉如何去做人。

  第四十五回,“话说凤姐儿正抚恤平儿,忽见众姊妹进来,忙让坐了,平儿斟上茶来。凤姐儿笑道:‘今儿来的这么齐,倒像下贴子请了来的。’探春笑道:‘我们有两件事:一件是我的,一件是四妹妹的,还夹着老太太的话。’凤姐儿笑道:‘有什么事,这么要紧?’探春笑道:‘我们起了个诗社,头一社就不齐全,众人脸软,所以就乱了。我想必得你去作个监社御史,铁面无私才好。再四妹妹为画园子,用的东西这般那般不全,回了老太太,老太太说:只怕后头楼底下还有当年剩下的,找一找,若有呢拿出来,若没有,叫人买去。’凤姐笑道:‘我又不会作什么湿的干的,要我吃东西去不成?’探春道:‘你虽不会作,也不要你作。你只监察着我们里头有偷安怠惰的,该怎么样罚他就是了。’凤姐儿笑道:‘你们别哄我,我猜着了,那里是请我作监社御史!分明是叫我作个进钱的铜商。你们弄什么社,必是要轮流作东道的。你们的月钱不够花了,想出这个法子来拗了我去,好和我要钱。可是这个主意?’一席话说的众人都笑起来了。”事情办成了,“众人都笑起来了”。 为了给大家创设更有利的活动条件,就算是大俗人,探春也会想办法去请来,众姐妹能不尊重喜爱她吗?“玫瑰玫瑰枝儿细”,探春此时还是人微言轻,但为大家办事,不想自己的得失,人气就这样慢慢地培养起来了。

  把体贴入微的话语打入人的心窝,第四十八回,“探春笑道:‘明儿我补一个柬来,请你入社。’香菱笑道:‘姑娘何苦打趣我,我不过是心里羡慕,才学着顽罢了。’探春黛玉都笑道:‘谁不是顽?难道我们是认真作诗呢!若说我们认真成了诗,出了这园子,把人的牙还笑倒了呢。’”“只见香菱兴兴头头的又往黛玉那边去了。探春笑道:‘咱们跟了去,看他有些意思没有。’说着,一齐都往潇湘馆来。一时探春隔窗笑说道:‘菱姑娘,你闲闲罢。’香菱怔怔答道:‘闲字是十五删的,你错了韵了。’众人听了,不觉大笑起来。”

  “宝玉道:‘二姐姐又不大作诗,没有他又何妨。’探春道:‘越性等几天,他们新来的混熟了,咱们邀上他们岂不好?这会子大嫂子宝姐姐心里自然没有诗兴的,况且湘云没来,颦儿刚好了,人人不合式。不如等着云丫头来了,这几个新的也熟了,颦儿也大好了,大嫂子和宝姐姐心也闲了,香菱诗也长进了,如此邀一满社岂不好?咱们两个如今且往老太太那里去听听,除宝姐姐的妹妹不算外,他一定是在咱们家住定了的。倘或那三个要不在咱们这里住,咱们央告着老太太留下他们在园子里住下,咱们岂不多添几个人,越发有趣了。’宝玉听了,喜的眉开眼笑,忙说道:‘倒是你明白。我终久是个糊涂心肠,空喜欢一会子,却想不到这上头来。’”分析问题方方面面都考虑到,姐妹们都装在她的心里,处处为人着想,虽然“玫瑰玫瑰枝儿细”,但它就这样长大了,她的身边,打造了一个团队,一个群体,从三十七回之前的沉潜,到三十七回后的成长,玫瑰的香气越来越芬芳了,也越来越浓厚了,周围的人们均已感受到了。

  第五十五回,芳香四射的玫瑰,开放在贾府的正中央了,凤姐病倒后,让人气大、有能力的探春代理管家,“平儿一来时已明白了对半,今听这一番话,越发会意,见探春有怒色,便不敢以往日喜乐之时相待,只一边垂手默侍。……因探春才哭了,便有三四个小丫鬟捧了沐盆、巾帕、靶镜等物来。此时探春因盘膝坐在矮板榻上,那捧盆的丫鬟走至跟前,便双膝跪下,高捧沐盆,那两个小丫鬟,也都在旁屈膝捧着巾帕并靶镜脂粉之饰。平儿见待书不在这里,便忙上来与探春挽袖卸镯,又接过一条大手巾来,将探春面前衣襟掩了。探春方伸手向面盆中盥沐。”“探春气方渐平,因向平儿道‘“我有一件大事,早要和你奶奶商议,如今可巧想起来。你吃了饭快来。宝姑娘也在这里,咱们四个人商议了,再细细问你奶奶可行可止。’平儿答应回去。”在贾府里要让凤姐佩服的人没几个,探春是她佩服的人,再有宝钗等人的鼎力相助,把一个大观园治理得安安稳稳,“家人都欢声鼎沸说:‘姑娘说的很是。从此姑娘奶奶只管放心,姑娘奶奶这样疼顾我们,我们再要不体上情,天地也不容了。’”

  “长夏开在荆棘里 玫瑰玫瑰我爱你”,探春的生母赵姨娘以及亲弟弟贾环,给她惹了不少的麻烦,她是生在“老鸹窝里”,但这丝毫没影响到她在人们心中的地位,在第六十回“茉莉粉替去蔷薇硝,玫瑰露引来茯苓霜”,作者用了非常繁复的笔墨,叙写了二件繁杂的小事。具体描写了探春母亲因“老鸹”风波受到羞辱和探春的玫瑰芳香令她生母及弟弟受到保护。蕊官赠给芳官蔷薇硝,在宝玉处被贾环看见,贾环问芳官要一些,芳官去屋里拿,但没有了,就用了茉莉粉代替蔷薇硝给了贾环,贾环拿回去讨好彩云,彩云发现不是蔷薇硝,赵姨娘认为受了芳官的骗,受不了,要去找芳官等人的麻烦,也要羞辱她们这些戏子,还说贾环没出息,贾环说:“遭遭儿调唆了我闹去,闹出了事来,我捱了打骂,你一般也低了头。这会子又调唆我和毛丫头们去闹。你不怕三姐姐,你敢去,我就伏你。”只这一句话,便戳了他娘的肺,便喊说:“我肠子爬出来的,我再怕不成!这屋里越发有得说了。”一面说,一面拿了那包子,便飞也似往园中去。彩云死劝不住,只得躲入别房。贾环便也躲出仪门,自去顽耍。去到怡红院,与芳官撕打起来,那个场面,有劝架的,有看热闹的,有帮打架的,有躲开的,连其他的戏子也参加战斗了,夏婆子又用上一件事来挑唆了,“正没开交,谁知晴雯早遣春燕回了探春。当下尤氏,李纨,探春三人带着平儿与众媳妇走来,将四个喝住。问起原故,赵姨娘便气的瞪着眼粗了筋,一五一十说个不清。尤李两个不答言,只喝禁他四人。探春便叹气说:‘这是什么大事,姨娘也太肯动气了!我正有一句话要请姨娘商议,怪道丫头说不知在那里,原来在这里生气呢,快同我来。’氏李氏都笑说:‘姨娘请到厅上来,咱们商量。’”“一席话说得赵姨娘闭口无言,只得回房去了。”

  芳官又弄了玫瑰露给柳家的五儿吃,五儿她妈又要将这个好东西转送给五儿的表哥治热病,五儿的舅妈为还人情又送给五儿妈茯苓霜,这茯苓霜是五儿舅舅从公门里弄回来的,五儿就想把一些送给芳官作为对她的玫瑰露的回报,被林之孝家等人发现,刚好凤姐家丢了玫瑰露,查来查去,就要查到赵姨娘了,“平儿笑道:‘这也倒是小事。如今便从赵姨娘屋里起了赃来也容易,我只怕又伤着一个好人的体面。别人都别管,这一个人岂不又生气。我可怜的是他,不肯为打老鼠伤了玉瓶。’说着,把三个指头一伸。袭人等听说,便知他说的是探春。大家都忙说:‘可是这话,竟是我们这里应了起来的为是。’”请看,最后大家要保全赵姨娘的面子,是看在探春的面子上,怕伤了这朵玫瑰花,因为大家都喜爱她。在说赵姨娘的时候,大家连探春的名字都不愿说出来,是怕玷污了这个玫瑰花的芳香,这里也是一个探春不在场的空白式描写,背景是探春不可小视的玫瑰花形象,作者运用这样的侧面描写、烘托,充分地展示了探春在人们心中的地位。我们今天做人的道理也没变,“我为人人,人人为我”,不是吗?

  第六十二回,“这里探春又邀了宝玉,同到厅上去吃面,等到李纨宝钗一齐来全,又遣人去请薛姨妈与黛玉。因天气和暖,黛玉之疾渐愈,故也来了。花团锦簇,挤了一厅的人。”“探春等方回来。终久让宝琴岫烟二人在上,平儿面西坐,宝玉面东坐。探春又接了鸳鸯来,二人并肩对面相陪。西边一桌,宝钗黛玉湘云迎春惜春,一面又拉了香菱玉钏儿二人打横。三桌上,尤氏李纨又拉了袭人彩云陪坐。四桌上便是紫鹃,莺儿,晴雯,小螺,司棋等人围坐。当下探春等还要把盏,宝琴等四人都说:‘这一闹,一日都坐不成了。’方才罢了。”第七十六回,“贾母道:‘那里就四更了?’王夫人笑道:‘实已四更,他们姊妹们熬不过,都去睡了。’贾母听说,细看了一看,果然都散了,只有探春在此。贾母笑道:‘也罢。你们也熬不惯,况且弱的弱,病的病,去了倒省心。只是三丫头可怜见的,尚还等着。你也去罢,我们散了。’”作者如此设置,不都是为了突显探春为人的可爱吗?

  探春的待人,处处散发着玫瑰的芳香,第八十二回,“初时黛玉昏昏沉沉,吐了也没细看,此时见湘云这么说,回头看时,自己早已灰了一半。探春见湘云冒失,连忙解说道:‘这不过是肺火上炎,带出一半点来,也是常事。偏是云丫头,不拘什么,就这样蝎蝎螫螫的!’湘云红了脸,自悔失言。探春见黛玉精神短少,似有烦倦之意,连忙起身说道:‘姐姐静静的养养神罢,我们回来再瞧你。’黛玉道:‘累你二位惦着。’探春又嘱咐紫鹃好生留神伏侍姑娘,紫鹃答应着。”善解人意,体贴入微。在黛玉最后断气时,也只有探春和李纨身边,“紫鹃忙了,连忙叫人请李纨,可巧探春来了。紫鹃见了,忙悄悄的说道:‘三姑娘,瞧瞧林姑娘罢。’说着,泪如雨下。探春过来,摸了摸黛玉的手已经凉了,连目光也都散了。探春紫鹃正哭着叫人端水来给黛玉擦洗,李纨赶忙进来了。”“探春李纨叫人乱着拢头穿衣,只见黛玉两眼一翻,呜呼,香魂一缕随风散,愁绪三更入梦遥!当时黛玉气绝,正是宝玉娶宝钗的这个时辰。紫鹃等都大哭起来。李纨探春想他素日的可疼,今日更加可怜,也便伤心痛哭。”疼人者,人疼之。还是引用一句歌词来表达我们对探春的喜爱之情:“玫瑰玫瑰我爱你,心的誓约,新的情意,圣洁的光辉照大地。”

  曹雪芹的审美理想就像是源源不断的生气灌注在外部的客观存在里,由作家自己确定它所赖以显现的组织和形状。正是审美在它的客观存在里与它内部精神的这种协调一致,所以形成美的本质。但是把一切结合成一体的绳索以及结合的力量,紧紧地抓在作者灵魂的深处,整个形象是统一的,有震撼灵魂的力量,同时又具有它独自的个性。探春这个玫瑰形象的成功塑造,是曹雪芹的伟大灵魂和高超写作艺术的完美结合。

  2015年写于广东三水。
    本文来源于古典文学网www.gdwxcn.com),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及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 相关栏目:
  • 古体诗词
  • 古体辞赋
  • 现代诗歌
  • 唯美古风
  • 散文随笔
  • 文化随笔
  • 读书笔记
  • 小说故事
  • 杂谈评论
  • 漫说历史
  • 学术研究
  • 其他类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