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古典文学 > 读者投稿 > 文化随笔 >
登录新用户注册

《红楼梦》给后人的警示:学道应避道外道

作者:黄良兴 [文集]来源:古典文学网发表于:2015-11-03阅读:
    学道应避道外道

    《红楼梦》给后人的警示

    黄良兴


    《红楼梦》是一部百科全书,它以全景式的方法观照整个中国古代文化,对中国本土的道教文化进行总结,作家塑造一个惨死的贾敬形象,作出了自己的回答。

    贾敬是贾府的族长,是贾府现存的长房领头人,还袭了官,整个贾府本应以他为主,但他把官让给了儿子贾珍,自己去学道,一心想做神仙,“又不肯回原籍来,只在都中城外和道士们胡羼。”作者用“胡羼”二个字说明贾敬不是真正地学道,就是鬼混、胡搞、胡来。他学的是道外道。

    什么是道外道?打个比方说,就是一棵梧桐树上长出的一个瘤,梧桐树本来是高洁的,凤凰非梧桐不栖,可见其珍贵。可这个“道”字,最难解释,也是最玄妙的,最早用这个字来讲学问的应是老子,他创造了“道家”学说,是以老子、庄子为主的一种学说。东汉以后,人们兼用早就存在的民间方术及道家的学说,开创了所谓的“道教”,“道教”杂收并蓄,不断发展,鱼龙混杂,已经演变为一种组织,在历史上曾受到过禁止和镇压,例如曹操对它就有过镇压。贾政之死是死在道教的外道上,他做的事主要是注《阴骘文》,导气之术,参星礼斗,守庚申,服灵砂,他做这些事的唯一目的是“成仙”, 在第二回有简单的交代:“如今一味好道,只爱烧丹炼汞,余者一概不在心上。……一心想作神仙”。

    《阴骘文》以天人感应和因果报应思想为依据,宣传儒家道德规范和道、释宗教戒条。说明广行阴骘,将得善报。声称依此行事,则“百福骈臻,千祥云集”,近则善报个人,远则福泽儿孙。它不是正宗的道家理论,是世俗实用性的一个“杂物罐”,离道家的修养标准太远。

    第二个就是导气之术,道家的这个修炼法本来是很高明的养生之法,是一种以保养精气神为主,身心并炼,内外兼养的整体性健身养生方法。其实在儒家也讲究这种方法,例如孟子的“我善养吾浩然之气”,但贾敬是在都中城外和道士们鬼混、胡搞、胡来。《老子》:“谷神不死,是谓玄牝。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绵绵若存,用之不勤。”“载营魄抱一,能无离乎?专气致柔,能如婴儿乎?涤除玄鉴,能如疵乎?”《庄子》:“古之真人,其寝不梦,其觉无忧,其食不甘,其息深深。”“坐忘”、“心斋”的理论,对于在“道”言“道”的人来说,是非常淳朴而有用的修炼方法,但贾敬带着一群道士,又不肯回原籍,只在都中城外的道观里捣弄,他们“忙得很”。道家的隐士,他们隐居有三个层次:“小隐隐于野,中隐隐于市,大隐隐于朝”, 这是中国道家哲学思想在生活中的具体表现,贾敬喜欢在都中城外非野非市非朝的道观里,还是鬼混、胡搞、胡来,所以,他就算是名义上练“导气之术”,在他的身上并没有真正的道家的修炼气息,道家的吐故纳新的呼吸方法,对促进呼吸系统及血液系统的循环是有帮助的,能提高生命的质量,这是道教对生命的看重,因为它认为,人只有有了生命,才能享受人世的种种乐趣。所以道士们在几千年的修炼实践中,摸索出了种类繁多、行之有效的道教养生术。这是修当世,讲究现世的生活快乐,是对生命的尊重,对于生命来说,它比佛教教人看破红尘,对人生不要有什么留恋,更有现实的意义。但贾敬是要通过这种方法去达到成仙的目的,他要做到飞升的结果,他的兴趣不在做人的乐趣,别人死了不关他的事,在第十三回写他的长孙媳妇死了,他就在京中,也不回家,“那贾敬闻得长孙媳死了,因自为早晚就要飞升,如何肯又回家染了红尘,将前功尽弃呢,因此并不在意,只凭贾珍料理。”他相信了道教里的黄帝飞升之说,相信了攀龙附凤之说,相信了鸡犬升天之说,生活在尘世而又幻想自己已经不在尘世,这与一个人抓着自己的头发想要离开地球的心理是一样的,道家真正目的是要人好好地做人,它的祖师们有哪个离开了这个现实社会呢?老子骑着大水牛过函谷关,也不是去做神仙,庄子修道到了高深的境界也还是生活在狭窄的小巷里,靠编草鞋度日,饿得面黄肌瘦,有时不得不向人家借米救急,穿着打补钉的粗布衣服、用麻绳绑着的破鞋子,靠抟气致柔,在那样艰难的生活环境中活到近八十岁。而贾敬者们把自己的身体弄来弄去,这一百多斤的躯体能经得起多少次的折磨?

    道家认为“达生之情者,不务生之所无以为”,尽量做到清静,它从宇宙中的生物规律中发现,所有的生物都是在静中孕育出勃勃生机,不去做过于劳神伤气的无用功,而贾敬者们,“参星礼斗,守庚申,妄作虚为,过于劳神费力”,在“学道”的过程中逆道而行,作怪多多,一天弄到晚,又从晚弄到天亮,要参星礼斗,晚上还会有一丝休养生息的时间吗?这是头上安头,道外之道,不是真正的“道”,真正的道家会对着遥遥的星星,想去参透它们吗?这些外道之士至死不明,鲁迅在评价《三国演义》时说:“欲显刘备之长厚而似伪,状诸葛之多智而近妖  。”诸葛亮大概彻夜不眠地参星,连庞统之死都是他通过参星而提早知道,诸葛亮其实没有这么大的本事。不少人因仰慕这个人物形象,也就参加到这个大军的行列里去了,一辈子就生活在一种虚无飘渺中。庄子说:“缘督以为经,可以保身,可以全生,可以养亲,可以尽年”,凡事不可走极端,世界上无论什么名门派别,到了最高境界时,都没有什么分别了,“缘督以为经”就是儒家的“中庸”,用我们现代的观念来说,就是我们要了解天地阴阳变化的规律,掌握养生之道,恬淡愉快,精神内守,心无挂碍,蓄精养气,锻炼身体,饮食有节,起居有常,就能做到生命健康,过上像神仙一般的日子。

    道士们最作怪的是炼丹,炼出来的丹,火红灿烂,不知有多少人死在这种水银药物上,但还是前仆后继,就是贵为天子的人也不放过这种死亡的机会,一进入到道教,一接触到道教里的丹道,很难有幸免,炼丹道士元丹丘与李白的交情深,杜甫在《赠李白》里说李白:“秋来相顾尚飘蓬,未就丹砂愧葛洪; 痛饮狂歌空度日,飞扬跋扈为谁雄。”李白隐于庐山的屏风叠炼丹,也想做神仙,如果不是唐玄宗之子永王璘率师东下,把他从庐山请下山来,这位喜好道家的诗仙大概也会着了魔,虽然后来也有过牢狱之灾,但起码没死于火红灿烂的“仙丹”。

    东晋哀帝司马丕迷信黄老之术,常服长生不老之药,服食过量而死,时年24岁。唐太宗,曾经嘲笑秦皇汉武迷恋方术和寻求丹药,但也由于服食“延年之药”逝世,年仅51岁。穆宗李恒刚登位就纵情声色,企求长生不老,服药过量而死,时年30岁。武宗李炎信奉道教,吃丹药而亡,时年33岁。宣宗李忱因吃丹药而被毒死,时年50岁。南唐烈祖李升常服丹药,终于中毒而死。明仁宗朱高炽长期服用丹药而死。世宗朱厚璁因服丹药中毒死,时年60岁。光宗朱常洛因服用丹砂过度而亡。时年39岁。明熹宗朱由校,服用“仙药”而死,终年23岁。 清雍正吃丹药中毒致死。

    贾敬就是一个代表,“如今虽死,肚中坚硬似铁,面皮嘴唇烧的紫绛皱裂。便向媳妇回说:‘系玄教中吞金服砂,烧胀而殁。’众道士慌的回说:‘原是老爷秘法新制的丹砂吃坏事,小道们也曾劝说功行未到且服不得,不承望老爷于今夜守庚申时悄悄的服了下去,便升仙了。’”这是一心想成仙的后果,曹雪芹设置贾敬这个人物形象,是从现实的诸多教训中酝酿而成的,没有记载的平民不说了,就是贵为皇帝的人,有不少也不能逃过此劫。

    追求长生,无可非议,讲究锻炼也是对的,但反常则近妖。道家的炼丹之术,有上中下三丹田,是一种气功的意守丹田静功的修炼功法。《莊子?人間世》: “颜回曰:敢问心斋?仲尼日:若一志;无听之以耳,而听之以心;无听之以心,而听之以气;听止于耳,心止于符。气也者,虚而待物者也,唯道集虚,虚者心斋也。”(去異端而任獨也。遺耳目,去心意,而符氣性之自得,此虛以待物者也。虛其心則至道集於懷也。)那是一种非常安全的“心斋”修炼法,后来作怪的道士们,反其道而行之,变“虚”为“实”,用烧炼过的水银填充到肚子里面去,不死何为?就算不吃那些矿石化合物,就算是走气功一道,有人也执著于各丹田,胶柱鼓瑟,用各种颜色景色形状甚至各种声音的幻觉来把自己那一百多斤的身体作无穷无尽的想象,将道家最简单的修炼法复杂化,最后使道家的许多法门走上了“道外之道”。不少人还因此丢了性命,致使道家道士的名声较为狼藉,连农夫村姑见到道士都会叫“假道士”、“臭道士”等等,其实,这些道士是修道不老实,一心想炼出特异功能,能让人或让自己成仙,一个凡夫俗子谈何容易,没有舍弃一切的决心,如何做得到?都想不死,地球就要爆炸了,所以,这种人就必然要提前糟蹋肉体而从凡人的世界永远消失。做人应该作一个平凡的人,能够做到“缘督以为经”就很好了。

    道家的神仙之说来自中国的神话,相信并且把神话坐实,才会闹出人命关天之事,害人不浅。中国人喜欢把神话当作现实中实有的事,现在有不少人还没有从这样的怪圈里走出来,这里引用一段报道:“中国神话传说中常出现用雄黄来克制修炼成精的动物的情节,比如变成人形的白蛇精白娘子不慎喝下雄黄酒,失去控制现出原形。所以古人不但把雄黄粉末撒在蚊虫孳生的地方,还饮用雄黄酒来祈望能够辟邪,让自己不生病。上海望族医疗中心中医科主任蔡德亨教授说,雄黄酒里含有砷,这是砒霜的主要成分,喝雄黄酒等于吃砒霜,喝了会抑制造血功能,会造成贫血。即使小剂量服用,也会对肝脏造成伤害;雄黄具有腐蚀作用。因此,服用雄黄极易使人中毒,轻者出现恶心、呕吐、腹泻等症状,甚至出现中枢神经系统麻痹,意识模糊、昏迷等,重者则会致人死亡。”不仅如此,就连孕妇都敢去吃雄黄,这种胆魄实在是西洋人听了都要瞠目结舌的。这就是那些道外之道的“假道士”们搬弄出来的。

    在当今恢复并重视国学的过程中,牛鬼蛇神们也都会跟着出来,并且是群魔乱舞,各种歪门邪道同时粉墨登场。中国民间存留着千奇百怪的愚昧落后的东西,那些江湖骗子盯准了贪心者的心理,用道外之道的方术,害得善男信女们人财两空,在这些骗子的煽惑下,这些贪者大胆了,以为可以不走正道也可成功。如果走正道,骗子们怎么有空子可钻呢?当今的原铁道部长刘志军,不只是想做神仙,相反,他想做巨贪但毫发无伤而又福寿齐全,所以,他也就像贾敬一样,吃下了一大颗“仙丹”, 号称算命大师的江湖骗子王林曾凭一块不知从哪儿凿来的山石,就想保原铁道部长刘志军“一辈子不倒”,青云直上做神仙,可刘部长涉案十亿元,有正常的人不做,要用道外之道来让自己做一个神仙般的奇人,结果,刘部长消化不了那粒“仙丹”,硬是把他给活活地“撑死”了,这算是我对贾敬形象的一点引申吧。

    无论是平民还是做官的人,读了《红楼梦》,要在贾敬身上吸取教训,这就是曹雪芹通过写《红楼梦》给后人的警示,《红楼梦》虽然在国际上暂时还没有莎士比亚和雨果的作品名气大,那是翻译等问题,中国人能读懂外国的作品,但外国人并不一定能读懂《红楼梦》,因为《红楼梦》是中国的一部奇书,不然的话,在中国怎么会有红学一门显学?学道应避道外道,读懂《红楼梦》,可以保身,可以全生,可以养亲,可以尽年。

    2015年写于广东三水。
    本文来源于古典文学网www.gdwxcn.com),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及注明出处。
    最新评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相关阅读
    • 宝钗的静穆 “圣之时者”之一15-10-21

      宝钗的静穆 圣之时者之一 黄良兴 自曹雪芹创有《红楼梦》始,世人多有诟病宝钗者,谬矣。 我们来看看文学的重要性。魏文帝曹丕《典论论文》对文章推崇备至:盖文章,经国之...

    • 名诗辨正15-12-02

      名诗辨正 罗沧 民国俞陛云《诗境浅说续编》云:作者不过夜行,记事之诗,随手写来,得自然趣味。诗非不佳,然唐人七绝,佳作如林。独此诗流传日本,几妇稚皆习诵之。诗之传...

    • 虬枝苍劲闪性灵 品味贾政(之一)15-10-21

      虬枝苍劲闪性灵 品味贾政(之一) 黄良兴 贾政是《红楼梦》里最懂性灵的人。 要品贾政,首先要排除对贾政名字的误解。有人根据字面上的谐音研究出贾政就是假正经,如果按照...

    • “始乎谅,常卒乎鄙”的精彩演绎 黛玉人生路(之二)15-10-21

      始乎谅,常卒乎鄙的精彩演绎 黛玉人生路(之二) 黄良兴 在《庄子人间世》有这么一句话,凡事亦然:始乎谅,常卒乎鄙;其作始也简,其将毕也必巨。我看到有人这样解释这句...

    • 唯有寒彻骨,方得梅花香16-03-12

      古常言: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在格物,在致知,在诚意,在正心。心正则得以修身、齐家、治国而后平天下。然归其道之本末,全在修身。修...

    • 玫瑰红杏相辉映 “敏”探春(之二)15-10-29

      玫瑰红杏相辉映 敏探春(之二) 黄良兴 曹雪芹是一个大导演、大设计师,他在《红楼梦》第五回用谶图、谶诗来预示探春的命运:后面又画着两人放风筝,一片大海,一只大船,...

    • 白居易诗讲析15-11-09

      白居易诗讲析 罗沧 明朝钟惺《唐诗归》云:看古人轻快诗,当另察其精神静深处。如微之秋依静处多,乐天清冷由木性、恬淡随人心、曲罢秋夜深等句,元白本色几无寻处矣。然此...

    • 寻词求义15-11-06

      寻词求义 罗沧 杨沫《青春之歌第二部》云:这是历史上不但中国历史上,恐怕也是世界历史上的一次惊人创举。题记 中国汉语词汇十分丰富,数量高达几十万条。如此浩大的词汇...

    • 经典,让心灵不再蒙尘16-03-21

      经典,让心灵不再蒙尘 一盆盛开的鲜花,如果没有水分养料的补给,便会枯萎无光;一架展翅的飞机,如果中途油料耗尽,便会机毁人亡;一颗嗷嗷待哺的心灵,如果没有人文经典...

    • 《红楼梦》给后人的警示:学道应避道外道15-11-03

      学道应避道外道 《红楼梦》给后人的警示 黄良兴 《红楼梦》是一部百科全书,它以全景式的方法观照整个中国古代文化,对中国本土的道教文化进行总结,作家塑造一个惨死的贾...

    相关栏目:
  • 古体诗词
  • 古体辞赋
  • 现代诗歌
  • 唯美古风
  • 散文随笔
  • 文化随笔
  • 读书笔记
  • 小说故事
  • 杂谈评论
  • 漫说历史
  • 学术研究
  • 其他类型